今天晚上在朋友圈看到朋友发的南校八食堂开业的消息,点开之后倒也没有仔细看文字,只是涌起一阵对南校的想念。后来仔细想想,哪里是想念南校,只是想念在南校生活的日子罢了。

虽然在南校的时候我因为睡眠问题弄的有段时间特别崩溃,但总的来说我还是挺喜欢在南校的一年的,至少有一种“是大学生活”的气息。

那时候还可以晚上在万马奔腾的南校操场夜跑、看着灯光下跳动的人影,可以在左家垅闲逛,可以在透亮的新校教室学习、或者找一间没人的教室安静地看几个小时书。

我不想说这是『大学生活该有的样子』,因为『大学生活』并不会有一个固定的样子,过什么样的生活很大程度上是自己的选择。但是,那种我想象中美好的大学生活仿佛一去不复返了。

第一次来到铁道的教室,阴暗、破旧等词就很快地涌入了我的脑海。在这里上课,我感觉仿佛自己是一个没有考上大学而是在读什么职高、专科之类的(说实话我并不熟悉这类学校,只是想到了老家那边的一个破旧的工学院)。这样的环境仿佛回到了高中苦读的日子,有一种高中的努力被大学现实羞辱了的感觉。虽然很快意识到并没有什么办法改变环境、只能调整自己心态这个事实,但第一次进入铁道教室的这一幕到现在还是记忆犹新。

其实硬件环境问题倒也好克服(其实谈不上克服不克服,只是有没有接受的问题),但更重要的是,来铁道之后有一种感觉周围环境都不再不经世事的感觉。

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铁道老人多加上房子老,在铁道总有一种被『年龄感』压制的感觉。就连心态都会变老,真的和在南校的一年很不一样了。虽然大二上学期这半年来确实感觉成长比较快,但却也因周遭陈旧的环境和社会现实的压力而感到烦恼,偶尔会泄气地念叨一句『这并不是我想要的大学生活』。

突然好想回南校,即使无论做什么也无法留住。

你也许会喜欢
阅读更多

2020.1.30

距离上一篇博客的发表已经过去八个多月了,说说最近的一些想法吧。